<p id="t97lv"><b id="t97lv"></b></p>

    <address id="t97lv"><nobr id="t97lv"><meter id="t97lv"></meter></nobr></address>

      <sub id="t97lv"></sub>

          <address id="t97lv"><nobr id="t97lv"><nobr id="t97lv"></nobr></nobr></address>

            2020年4月28日市政府新聞發布會問答實錄

            2020-04-28

              新華社:《實施方案》備受關注,請問在支持服務新經濟新業態發展、優化營商環境方面,上海有什么重點舉措?

              芮文彪:4月26號上海召開了知識產權保護大會,發布了《關于強化知識產權保護的實施方案》。《實施方案》提出了“分兩步走”的總體目標,即到2022年,“嚴保護、大保護、快保護、同保護”的知識產權保護體系更加完善,知識產權保護意識明顯提高,社會滿意度達到較高水平;到2025年,知識產權制度激勵創新和優化營商環境的作用得到充分發揮,基本建成制度完備、體系健全、環境優越的國際知識產權保護高地。

              在方案中,提出了對新經濟新業態新模式領域的保護。新經濟新業態新模式領域往往也是知識密集產業,做好知識產權保護對促進相關重點產業發展十分關鍵。《實施方案》中明確提出,將完善新業態新領域保護制度。我們將著力加強市場主體知識產權保護和管理能力建設,編制發布企業知識產權保護指南,制定合同示范文本、維權流程等操作指引。同時,將進一步創新執法和監管模式,研究加強人工智能、移動互聯網、區塊鏈等新業態新領域的知識產權保護。

              針對互聯網著作權侵權多發易發問題,進一步加強行政執法,強化對大型網站的著作權監管,執行“通知-刪除”等必要規則,及時停止侵權信息傳播。此外,我們還將以自貿試驗區臨港新片區等重點區域知識產權保護創新政策先試先行為突破口,對標全面與進一步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CPTPP)知識產權規則,加大知識產權保護制度和機制創新力度,努力為新經濟新業態新模式發展營造良好的知識產權保護環境。

              新民晚報:請問柳波副關長,近年來海關連續開展了代號為“龍騰”的知識產權系列專項行動,能不能具體介紹一下這個行動?都取得了哪些成效?

              柳波:今年2月15日,上海海關“龍騰行動2020”已正式啟動實施,這是我關從2017年開始連續第4年組織開展代號為“龍騰”的知識產權保護專項行動。連續4年以來,上海海關共啟動知識產權保護措施1.3萬余批次,查獲涉嫌侵權商品390余萬件,案值合計人民幣2700余萬元。上海海關積極構建“防控、查發、辦理、處置”的知識產權保護工作體系。

              主要體現在以下三個方面:一是執法模式更加優化。探索構建“直屬-隸屬海關”兩級辦案模式,在全關26個隸屬海關全面設立知識產權辦案機構。進一步充實執法力量、加大執法力度,優化執法流程、壓縮辦案周期;為權利人尤其是上海地區權利人提供“近距離”海關知識產權維權服務,形成“快接、快查、快處”的知識產權海關保護案件查辦機制,及時回應權利人的維權訴求。“龍騰行動2019”期間,上海海關下屬的郵局海關積極實踐“三快”辦案機制,主動對接權利人、電子商務平臺的維權訴求和投訴舉報,累計查獲侵權商品1.2萬余批次。

              二是執法協同機制更加完善。加強與長三角兄弟海關的跨關區執法協作,構建聯防聯控工作機制,有效遏制侵權貨物口岸漂移;加強與公安部門行刑銜接,聯合開展“打源頭、摧網絡、斷鏈條”式執法合作,實現“查獲一批侵權貨物、搗毀一批制假窩點”的溯源式深度打擊。在歷年的龍騰行動中,我關先后向地方公安部門通報涉嫌刑事犯罪侵權案件線索66起,其中,“假冒‘MAXAM(美加凈)’商標專用權發乳案”、“假冒‘NCPC’商標專用權氨芐西林案”等多起案件,被評為海關總署及上海市年度知識產權典型案件。

              三是綜合治理成效更加凸顯。堅持“打促結合”,探索建立更全面的知識產權海關保護關企合作工作機制,將知識產權海關保護與權利人構建知識產權管理體系有機結合,積極鼓勵支持國內外企業創新發展;與黃浦區、青浦區等開展知識產權重點企業聯合培塑,針對不同權利人的個性化需求,提供定制服務舉措。2019年,上海地區新增知識產權海關備案316件,新增權利人106個,同比上升37.7%;新增知識產權重點培塑企業12家。

              上海電視臺:請問上海市公安局經偵總隊,上海警方近年來在打擊侵犯知識產權犯罪方面是如何做的?取得了什么成果?

              李偉軍:上海警方圍繞護航亞太地區知識產權中心城市、知識產權引領型強市和開放共享、內外聯動的高標準知識產權保護高地建設,主要圍繞四個方面持續發力:一是強化科技賦能。依托“智慧公安”成果,提升侵犯知識產權犯罪的預警感知、分析研判和精準打擊能力;二是聚焦跨境犯罪。與跨境電商建立涵蓋信息互通、線索移送、即時即報等方面的長效協作機制,提升跨境犯罪打擊能力;三是密切行刑銜接。完善與行政主管部門間的溝通合作,在案件移送、聯合執法等方面提升合力;四是優化警企協作。通過深入企業“訪企問需”“訪企送計”等方法,主動收集犯罪線索,不斷推動警企協作。

              近年來,上海警方強化對危害群眾健康安全、侵害企業合法權益以及破壞市場經濟秩序的侵犯知識產權犯罪打擊力度,累計破獲案件近6000起,為企業挽回損失近300億元。上海警方創下了多個“首次”,例如,首次偵破跨境制售假煙案、首次實現中國阿聯酋警方聯合偵破跨國制售假冒奢侈品品牌箱包品牌服飾案件、首次破獲侵犯“樂高”品牌著作權案、首次搗毀制售假冒“LV”品牌箱包原材料窩點,這個窩點的規模也比較大。從跨省聯動到跨境合作,從制假工廠到售假窩點,從奢侈箱包到柴米油鹽,不論是外國企業,還是本土品牌,上海警方都全力保護,一視同仁。

              東方網:今年知識產權十大案件中,有一件關于影視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案件,能否介紹上海在影視版權保護方面的情況?

              張勇:影視作品版權保護是助力上海文創產業發展、助力上海建設全球影視創制中心的重要保障,也是我們文化執法機構開展版權行政執法的重點任務之一。

              文旅執法總隊依據著作權法以及有關法律法規,通過受理權利人的投訴,核查相關部門轉辦的侵權線索,以及執法人員定期開展線上線下的巡查,進一步加強影視作品復制權、放映權、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形成較為完善和立體的保護框架。我們通過查辦了一批影視作品侵權案件,起要有效的震懾作用,取得了不錯的效果。

              一是加大影視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的保護力度。2019年,總隊巡查相關網站2530家次,抄告關閉侵權盜版網站13家,刪除侵權盜版鏈接2458條,下架違規產品5623個,查處6起網絡侵權盜版案件。剛剛你提到的入選今年知識產權十大案件的“武漢映像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擅自傳播權利人作品案”就是一起典型的侵犯影視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案件,影響面很廣,侵權量很大,損害了公共利益,經國家版權局指定管轄,對其作出行政處罰,罰款人民幣25萬元,這是一個比較大的案件。

              二是加大對點播影院執法監管的力度。在對點播影院的巡查中,發現該領域侵犯影視作品版權的問題比較突出,因此我們主動加強了與有關權利人的溝通,包括與一些國際版權組織和機構的合作,依法開展對相關場所的執法檢查。去年,執法總隊共對25起點播影院侵犯電影作品放映權的案件進行了立案查處(罰沒款287200元),推動規范該行業經營秩序,培養經營者版權保護意識。

              三是加強重點時段和重要環節的執法檢查。在春節、國慶、暑期等電影檔期以及上海國際電影節期間,執法總隊加強對各大院線最新上映影片的版權保護,并且同步開展網絡巡查,從嚴打擊侵權盜版行為。根據《電影產業促進法》規定,我們還對影院偷漏票房行為進行查處,去年,共辦理4起影院偷漏票房類案件,罰沒款逾55萬元。從嚴查處銷售盜版音像制品行為,去年查處的一起音像店銷售非法音像制品案件中,絕大部分為侵犯影視作品版權,量比較大,達到刑事追究額度了,我們通過行刑銜接,移交公安機關追究當事人的刑事責任。

              四是拓展影視作品版權保護的范圍。我們將影視作品版權保護延伸到對其中人物形象的版權保護,去年,查處了未經著作權人許可、擅自使用“小黃人”美術作品的案件。

              下一步我們將按照全市知識產權保護大會精神,繼續加大對影視作品版權保護,共同維護好上海知識產權的生態。

              文匯報:現在各行各業都在積極復工復產,請問在推動企業復工復產方面,知識產權局有哪些具體舉措?成效如何?

              芮文彪:市知識產權局在抗疫復工復產方面主要做好服務和強化保護兩方面入手。首先,在做好服務方面:一是建立申請注冊快速通道。截至4月27日,市知識產權局行政服務窗口共受理涉疫情相關專利優先審查72件、商標注冊申請79件。同時,中國(浦東)知識產權保護中心開辟涉防疫專利快速審查通道,快速受理一批企業專利。

              二是優化行政服務模式。我局積極推行“網上辦、掌上辦、寄遞辦、預約辦”,開通6門熱線服務電話,采取告知承諾等措施,解決企業受疫情影響無法及時提供材料等問題。截至4月27日,通過網上系統辦理專利申請、繳費等業務總量達8.9萬件;增設票據寄送、快速發證業務,郵寄服務量同比增長38.58%;通過電子郵件辦理減費備案8589件,同比增長超過50%以上。

              三是加強金融服務支撐。疫情期間,我局及時發布知識產權金融服務信息,有針對性開展銀企對接。共有19家企業提交約8000萬元的知識產權質押融資需求,目前已有2家企業獲知識產權質押融資組合貸款共1000萬元。建立知識產權質押登記快速通道,將辦理時限由7個工作日縮減至3個工作日,在線申請24小時內辦結,并簡化業務手續,提升知識產權質押融資和保險服務便利化水平。

              四是促進知識產權有效運用。我局主動與中山醫院、第九人民醫院等醫療機構對接,加強對疫情相關專利申請的跟蹤指導,幫助企業和機構完善技術方案、優化專利布局策略等。大家在媒體上也關注到,這些醫院在疫情期間推出了一次性醫用防護鼻罩、醫用口罩更替口罩墊、改良防護服等,這些產品都已經實現了批量生產。

              第二,在強化保護方面:嚴厲打擊各類商標、地理標志、專利等侵權違法行為,重點關注生產和銷售侵犯商標專用權、專利權的防護用品、消毒用品、抗病毒藥品、醫療器械等防疫用品的違法行為。已立案調查上海某貿易有限公司經營假冒3M防顆粒物口罩案、上海某實業有限公司涉嫌生產銷售侵犯他人注冊商標專用權洗滌液案、上海某藥房涉嫌銷售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口罩案等。

              同時,我局還加大對涉疫相關商標的事前監管力度,對“火神山”“雷神山”等疫情相關的非正常商標注冊申請的代理機構進行約談,被約談代理機構均已采取主動撤回不當申請的整改措施。市市場監管局執法總隊對7家申請單位、個人和4家商標代理機構主要負責人分別立案查處。浦東新區知識產權局對轄區內一公司涉嫌惡意搶注“火神山”商標案開出7萬元的罰單。

              下一步,市、區兩級知識產權管理部門還將進一步加大商標代理行業監管力度,嚴厲打擊違法違規商標代理行為,切實維護商標注冊申請秩序,營造良好的消費環境。

              界面·財聯社:疫情期間,媒體也曾報道市面上的假冒偽劣防疫物資,請問上海警方如何打擊涉疫情知識產權犯罪?能否具體介紹一下?

              李偉軍:上海警方對知識產權犯罪,尤其是涉疫情知識產權犯罪始終保持“零容忍”。自疫情防控工作開展以來,我們一方面聚焦制售假冒偽劣防疫物資等突出犯罪,會同市場監管等部門,針對假劣防疫物資生產、運輸、銷售環節開展全覆蓋巡查,對涉及制售假劣防疫物資線索,無論案值多少,都做到第一時間介入調查,第一時間追溯源頭;另一方面,我們加強與各大電商平臺和防疫物資生產企業的溝通協作,主動收集線索,提升線索發現、分析研判、打擊處置效能,快偵快破了一批制售假劣防疫物資案件,依法嚴懲了一批違法犯罪嫌疑人,成功查獲了一批假劣防疫物資。截至目前,全市共偵破制售假冒品牌口罩、消毒液等案件47起,抓獲犯罪嫌疑人100余名,及時阻斷了200余萬只假劣口罩進入市場。

              同時,為解決疫情期間在滬企業復工復市過程中遇到的困難和訴求,不斷提升企業“免疫力”,上海警方主動跨前服務,深入行業協會、商會、商戶企業開展“訪企問需”“訪企送計”,了解企業在內部管理、物資采購、合同履約等方面遇到的實際問題,通過了解有針對性地開展普法釋法工作,為企業安全、有序、平穩經營提供合理的意見和建議,同時對可能存在的經濟犯罪風險進行通報預警,全力支持企業復工復產復市。截至目前,我們已先后走訪200余家行業協會、商會、商戶企業,為服務保障企業復工復產出謀獻策。

              解放日報:上海港是全球第一大港,怎么做到既要通關快又要攔截準?疫情期間,上海海關打擊侵權的力度如何?

              柳波:上海海關是全國業務量最大的直屬海關,在進出口集裝箱、報關單、稅收、檢驗檢疫等主要工作量均約占全國海關1/4。近年來,上海海關結合上海口岸貿易特點,開發建設上海跨境貿易大數據管理平臺,強化監管、優化服務。2019年,我關將海運和寄遞渠道作為打擊侵權的重點渠道,將藥品、汽車零配件等關系民生健康安全的商品作為打擊侵權的重點商品,先后查處了一批侵權案件。

              疫情發生后,我關梳理、分析防疫物資類商品存在的侵權風險,依托跨境貿易大數據平臺,在確保合法防疫物資快速通關的同時,精準攔截侵權高風險貨物。3月12日,我關立案調查全國海關首起進口侵權口罩案,截至目前,已累計查扣侵犯“3M”等商標專用權口罩1.4萬余個。下階段,我關還將持續加強對進出口侵權行為的打擊力度。

              上海人民廣播電臺:大家都很關心每年的知識產權十大典型案件,請問芮局長,今年評選的這十個案件都有什么特點?

              芮文彪:上海每年以知識產權聯席會議名義向全社會發布上海知識產權保護十大案例,發布十大案例目的是為了向全社會展現上海保護知識產權的堅定決心。具體的案情大家已經拿到了可以翻一下。我在這里和大家做一些概括性的介紹,這十大案例涵蓋專利、商標、版權、商業秘密、反不正當競爭等各類領域,涉及民事、刑事和行政執法三方面的知識產權案例。有以下幾方面特點:

              一是體現了對新業態新領域知識產權保護。如,名列第一位的北京愛奇藝科技有限公司訴杭州飛益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呂某、胡某不正當競爭糾紛案,三個被告通過技術手段就是視頻刷量行為的手段干擾、破壞愛奇藝網站的訪問數據,損害愛奇藝公司以及消費者的合法權益,法院判決構成不正當競爭。

              第二位喬安公司訴張志敏因惡意提起知識產權訴訟的損害責任糾紛案中,被告在明知涉案外觀設計專利缺乏權利基礎的情況下,仍向法院提起專利侵權訴訟、申請財產保全的行為具有主觀過錯,使原告受到經濟上的損失,屬于濫用訴訟權利的行為,構成惡意提起知識產權訴訟。該類案件在法院的知識產權案件當中也屬于新類型的一種案件。

              在陳力等8人侵犯著作權案中,在境內外形成線下制作、線上傳播的盜版產業鏈,損害《流浪地球》等多部影視作品權利人的利益。在于成巖、賈永和、萬超公司侵犯商業秘密案中,員工攜商業秘密跳槽對企業商業秘密保護造成威脅,檢察機關提供了新的保護思路,對同類案件辦理具有一定的借鑒意義。在武漢映象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侵犯信息網絡傳播權案中,通過網絡傳播權利人的大量電影或以類似電影攝制方法創作的行為,給他人造成了損失。

              二是體現了行刑銜接共同打擊侵權。例如,上海翔玥實業有限公司陳俊楠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案中,浦東新區知識產權局運用行政執法和刑事司法銜接機制,將主要犯罪嫌疑人移送公安部門,形成侵權打擊合力。行政機關在行政查處當中發現該案當事人的行為已經足以構成刑事犯罪,及時把行政方面的線索移送給公安機關,最后犯罪嫌疑人被法院判決構成犯罪。在內蒙古常盛制藥有限公司出口假冒“NCPC”注冊商標藥品案中,上海海關提請公安機關提前介入,挖掘知識產權侵權源頭,以刑事手段懲處侵權企業和個人,有效打擊知識產權侵權行為。這是兩起非常典型的行刑銜接的案件,就是行政和刑事銜接的案件。

              三是體現了對國內外企業知識產權的同等保護。在十大典型案件當中不僅涉及中國的品牌“茅臺”和衛浴品牌“ARROW”等國內知名商標保護案件,也涉及德國拜耳醫藥藥品專利、日本“萬代高達”玩具著作權等案件,各執法機關、司法機關均依法對權利人合法權益予以嚴格保護。例如,在蔡明青等侵犯“萬代高達”玩具作品著作權案中,上海警方輾轉數地,搗毀侵權制假工廠2家、販假窩點7處,抓獲犯罪嫌疑人13名,涉案金額高達2.3億元人民幣,三名犯罪嫌疑人因罪獲刑。這是我對十大案例做的簡單概括性介紹。

            來源:上海市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

            分享按鈕 最新高清无码专区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爱网